RIP

昨天很突然聽到消息,和同事趕到醫院見他最後一面。看著病床上躺著的是一個營養攝取不足,瘦到不行再瘦的病人,看上去像是六七十歲的樣子,臉上罩著氧氣罩。

和同事走近看看他,他竟然還認得出我們,分別叫了我們的名字。那一刻,我鼻酸了。才幾年的時間,正應該是生命中最輝煌的時候,他卻得提早畢業。

今天下午,聽到了他最後的消息,我的心情是亂的。生離死別,人人都躲不了,但它靠近時,仍舊令人難以接受。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豈止於大 -- SONY DPT-S1 不專業開箱和心得分享

Adding macros in Android Studio (Intellij) -- take Adding Javadoc comment for example

如何批次下載教育廣播電台的教學節目有聲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