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2

2015 萬金石馬拉松心得


今年第一馬是二月初的雙溪櫻花馬。
久聞這是一個難度很高的賽事,
因為雙溪就在山裡,全程不是上坡,就是下坡,
全靠雙腳的爬升能力,和下坡時的剎車能力。
由於之前有稍加訓練,很意外地自己竟然在這麼難的賽事中…
破 PB 了!

3/22 的萬金石馬拉松,一場讓跑馬者都想參與的好賽事,
原本我是有手腳快的申請到的,
無奈忘了要匯款的帳號,只能看著即將煮熟到手的鴨子飛了。
就這麼以為今年跟萬金馬大概無緣了,
在比賽的前一週,堂哥說他有朋友因為腳痛無法參加,
看我是否有興趣去跑。

雖然並沒有特別因為萬金馬做任何準備,
但最近平常的訓練量和訓練的成效,讓我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還自以為很厲害的想說,說不定可以破4。

看著萬金馬的路線高度圖,
心中不禁想著,連難搞的雙櫻馬我都完成了,
對於爬升這麼緩的路線,似乎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後來跑了才發現,其實萬金馬有他自己的難度所在…)

****

早上四點,搭車堂哥的車,很快地不用一個小時就到了位在金山的會場。
很多人也都很早就開車前往,所以停車花了點時間。

會場看起來有點陽春,但是夠用就好。
中間是大大的會場,有搭一個小舞台,是要比賽結束時頒獎用的。
四周有廠商的攤位,可以買點跟運動相關的用品和食品。
繞到後面則是有個人休息區,團體休息區,和寄物區。
雖然都是用帳篷臨時搭出來的,但還算是蠻有規劃的。
跑者最需要的洗手間,也建了不少移動廁所。
雖然還是得稍微排隊,但放眼看起,排隊的隊伍都沒有太長。

寄物區的志工都很客氣。
看得出來應該是附近的學校學生來客串的。
雖然那麼早就得來幫忙,並沒有感覺到他們有一絲的不耐煩。

起跑點是在會場邊的馬路上,六點半準時開跑。
一開始就是一個長達一點多公里的隧道。
剛開始人都擠在一起,其實前進的速度相當慢,
而且隧道有點悶,光線又很昏黃,
跑起來感覺不是很好。
一公里多後,出了隧道,有種終於可以開始跑的放鬆感,
跑者也漸漸地往前散去,朝著折返點前進。

原以為萬金馬大部分的路段都會是沿著海濱,
但似乎有接近一半的路線是在看不到海的市區或山區。
這一部分的高度起伏比較大,
需要調整速度,讓自己可以不斷地前進,卻又不至過於費力。

接近中角時,才開始海濱的部分。
中角啊中角,當年當兵時的哨所所在,
沒有時間多看它兩眼,只能不斷地往前跑去。
去程海濱的風不大,跑起來很輕鬆,
只是地景都是左邊為山,右邊為海,
跑起來會覺得一直沒有盡頭。
途中經過草里港、核電廠、十八王公,
過了大橋,一路到石門。
大橋下了之後,心情一直在期待折返點的出現,
卻一直苦等不到。
下次應該要把地景先記熟一點,
避免自己的過份期待影響了跑步的心情。

****

過了折返點,心情就更放鬆了些,
可惜速度卻一直沒有辦法再拉升起來,
只能一直在六分速左右徘徊。
大約到三十公里還是三十二公里時,
速度掉得更多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撞牆?
腳在二十公里左右就開始有酸和重的感覺,
不過沒那麼強烈,所以一直裝作沒這回事。
但在三十幾公里時,就不是想要不理就不理的了。
步頻明顯有在降低,呼吸也開始有點不順。
一直到了三十五六公里,狀況才能開始好轉。
眼見只剩不到五六公里,心理狀態開始影響生理,
讓我的速度又再提升到正常的六分速。

最後的四五公里,比較多上上下下,
但是沿路的居民都很熱情,
每次經過加油陣列時,都會不由自主的再加速一些,
以回應大家的加油聲。

最後終於又來到了終點前的暗黑隧道。
穿過它,就可以解脫了。
儘管心裡是這麼想,
一進了隧道,但是難免受到暗黃燈光和悶悶的空氣影響,
很多人在這時都停下來腳步,改用走的前進。
我則是緊咬著牙,閉上眼睛,
每跑四五步再看一下,是否已經有亮光進入眼線。
沒有的話,就看好前進的方向,
再次閉上眼睛,專心向前推進。

經過心裡認為的幾個世紀後,白光才在轉彎處露出微光,
迎接我完成出隧道後的最終一兩百公尺。
這時,還能不衝嗎?
擠出剩下的最後的一點力氣,
大步地邁向終點,順便再多超過幾個已經跑在前頭,
卻再也提升不了速度的其他跑者。

終點有點太小氣,不夠排場。
小小地門,和擠在兩旁準備替親友拍照的遊客,
害我跑過時,竟然沒有特別的感動?
想當初二月跑櫻花馬時,經過終點前,我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或許,下次的感動,得要等到我破 4 的時候吧。

****

這次有點自大,竟然還想要跑 sub 4。
跑了之後才發現,都是緩升坡的萬金馬,
其實要升速,對現在的我來說,還是困難了點。
整場跑下來,真正有跑進5:40m/km的公里數其實曲指可數。
如果要破 4 的話,可是要從頭到尾都是這速度才可以。
看來,接下來得要好好再調整一下訓練的方式了。


騎士團長殺人事件 --村上春樹

今年的日文小說看完了。篇幅很長,但規模不大,故事都繞著幾個主要的人物。情節裡有些超現實的場景,但最後卻讓人有點意猶未盡,因為有些想搞懂的疑點,在還沒講清之前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