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1

Dance with Me / 滑雪板 / snowboard

P1271029 (by plateaukao)
(Olympus E300 France.Annecy)

很多時候,做事都是沒有特別的理由的。
為什麼選擇滑雪板,而不是滑雪?
可能因為滑雪板比較帥吧。
為什麼滑雪場開了兩個多月,現在才開始想要滑?
不知道。

前幾天去了一趟二手商店,買了一件自認為頗難看的滑雪衣(Combination)。
但,它是唯一一件穿起來比較合身的。
反正一開始滑雪,一定會常常四腳朝天,
衣服帥不帥似乎不是那麼重要。
拜最近打折季的關係,一件12.5歐的衣服,最後只付了6.25歐。
對於一個只滑不到幾次的人來說,
是個還負擔得起的支出。

到學校後山(Semnoz)的車錢6歐,
從學校出發,很方便。
上山後,因為是下午,所以只買了三個小時的點數,5.7歐。
租鞋子和滑雪板,19歐。
另一個西班牙女生租滑雪用具,則只要15歐。
為什麼只有一片板子的滑雪板會比較貴呢?

上板後,發現感覺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
因為腳是固字在板子上,在前進時很不習慣。
好不容易走到teleski的地方,發現第一個挑戰竟然是:
怎麼坐teleski上去。
我大概試了四五次,每次都是被perche使勁拉出,失去平衡,
跌個狗吃屎。

後來phillipe跟我說最旁邊有很慢的teleski,比較好上坡。
我只好又慢慢地滑到一旁去,
和一堆小朋友共用jardin d'enfant的teleski。

僅管稱為jardin d'enfant,坡度不會很陡,
但是一兩百公尺的坡道,沒有好好剎車的話,
一路滾下去也不是件好玩的事。

雖然我盡力保持平衡,不過前幾次的下坡經驗,
都是屁股滑的時間比滑雪板滑的時間多。
但慢慢地,掌握了怎麼利用腳跟施力和把板子打斜來剎車,
跌倒的次數減少了。

又溜了幾次坡道,覺得jardin d'enfant的teleski好慢,
可能用走的上坡都還比較快些(只是會比較累)。
而且溜個兩百多公尺又要再上坡一次,
坐teleski的時間老是比滑雪的時間長。
所以我又回到一開始老是跌個狗吃屎的地方,打算再挑戰一次。

呼~~還好成功了。
雖然一路上還是搖搖晃晃的,不過終究是上到了la piste verte的起點。
上來之後才發現到…
這根本不叫verte(綠線)嘛。
這種坡度,不會剎車的話大概可以坐在地方用屁股直接滑到山下。
那黑線的路線到底是長怎樣呢?我目前無法想像。
只希望自己能夠順利地從綠線起點下山。

照著昨天網路上看到的落葉式滑法,
左滑右滑的慢慢下降,
溜起來就像是拉了手煞車的汽車,
一路卡卡叫,很少有時間是板子與坡道成平行的。
不過,這也讓我順利地下了山(雖然中間也跌得蠻慘的)。

成功一次後,膽子更大了些。
藉著還算堪用的剎車技巧,開始學著控制方向,
和掌握更快速度下的剎車。

幾次上下後,壓腳後跟的剎車方式算是學起來了,
只是,一直沒有辦法克服和掌握到身體前傾的剎車技巧,
只要重心不小心換到身體前方,
下場往往是用身體在雪地上滑個兩三公尺來剎車。

反正我也不急著今天就把兩邊的剎車都學下來,
所以接下來在滑的時候,都盡量把身體後傾,
雖然腳會很酸,不過卻能放心地享受速度感,
因為可以隨時來個剎車減速。

到了下午四點,
雖然才滑了兩個小時,已經全身酸痛了。
後來改搭的teleski竟然停止開放了。
它一旁的teleski是上昇到紅線和藍線的。
聽到一旁有人在講說,就搭這上去吧,
等快到綠線時,再切過去就行了。
我想,我也這麼照做好了。

不過上到綠線起點時,
我發現中間還有段距離,
要我就這麼在斜坡上這麼精準地控制方向滑過去,
目前還是太難了。
所以我硬著頭皮來到了第一條藍線的起點。

乍看之下,跟綠線的差異不大,
只是少了一些平緩的緩衝區,
得要更加小心下坡才行。

落葉式滑法似乎對藍線也奏效。
藍線的高度比較高,可以享受滑雪的時間更久,
也讓我可以慢慢體會和雪地間的感覺。
角度怎麼擺會像子彈衝出去,
角度怎麼轉會聽到雪地和滑雪板硬碰硬的磨擦聲。

身體愈來愈累,心情卻愈來愈輕鬆。
跌倒時,也不再屁股直接著地。
偶爾,就那麼躺在雪地上看著藍天白雲。

Quand je faisais du surf par la piste bleu pendant la dernière fois,
Phillipe m'a vu dessous.
Après j'avais descendu, il m'a dit qu'il était étonné de me voir descendre comme ça.
Il m'a dit que je pouvais bien équilibrer.
Il était fier de moi.
En fait, j'étais très content aussi, malgré j'ai tombé mille fois, et j'avais mal partou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