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0

南插天山北插天山大縱走

(空心巨木。南插天山)

早上三點起床,從家裡出發。這次開得比較慢,到小烏來派出所時已經四點四五十分了。拿完入山證後,兩台車先一起到第二登山口。等我把車停好後,大家再一起坐一台車到南插天山的入口。這麼做的目的是因為我們打算從南插天山爬起,一路走到北插天山,再由第二登山口下山,所以必須要有一台車在第二登山口下山時可以接應。好在這次參加的人總共只有五位,還足夠塞進一台車內。

南插天山入口有點遠,而且路況很糟;從第二登山口再過去,會先到有很多選舉廣告的路口,在這路口左轉進去,大約再開車開個十五分鐘才可以到達。或許是因為這樣,(和山上沒有太多風景可以看),所以爬南插天山的山友跟北插比起來少很多。至少今天一整天都沒有見到其他人(明明南插的天氣超好的)。

六點十分開始上山,南插標高1907公尺,出發起點標高658公尺,要走得夠快才可以把今天的所有路線完成。好在這次參加爬山的每個人,似乎腳程都是屬一屬二的,沒有誰會拖累誰的問題,一路上大家也都把距離保持得很好,沒有人落隊,這對後來的瘋狂旅程有很大的幫助。

出發的時候還沒天亮,所以大家都戴著頭燈,一步步謹慎地往前走。我沒帶頭燈(因為根本就沒買過…),還好出門前有順手拿了支LED小手電筒,勉強還可以照亮腳下的路。行程一開始有段道路很酷,是一大根水管橫在半路中,兩旁用類似橋的方式把整根水管固定住。每個人都得輪流走過這段路。很可惜天太黑,看不到水管下究竟有多高。

南插天山,號稱比北插天山還難爬,但我們3個小時就到達山頂了,比想像中容易很多。一來是天氣很好,雖然有無止盡的上坡路段,大部分沒有繩子輔助,但因為路程不會很溼滑,所以只要趴低一點,找好踩點和用手抓沿路的樹幹或樹根,就可以順利地往上。


也由於南插天山的順利登頂,讓大家信心大增,以為今天的南北插大緃走已經完成了最困難的部分,接下來只需要順順地前進,就可以開開心心地走完今天的路線。幾個小時後,證明我們真是太天真了。


從南插走到北插的路山,總共會經過四座山:魯培山(1900)、保阿爾山(1653)、1689峰。咦?還有一座呢?我也忘了。三點起床讓我一整天的腦袋呈現半休眠狀態,剩下的精神都用在處理下一步要走哪,手要抓哪。魯培山登頂還算順利,不過開始有感覺到平常會來走緃走的遊客不多,山路都很不明顯,小樹叢肆無忌憚地往路中間長。很多力氣要花在把樹叢撥開,或是用更大的力氣用腳硬是掃過它們前進。

在南插天山頂時,天氣還很好,放眼望去一片晴空,但隨著我們開始下降高度,天氣也跟著愈來差。雖然不至於到下雨那麼誇張,樹上不時滴下來的露水和空氣中厚厚的霧水,再加上接近10度(自己猜的)的氣溫,讓大家都吃足了苦頭。手上戴的手套很早就全溼了。為了保護一直透過抓細樹叢或樹幹以保持平衡的雙手,再溼還是得乖乖戴著。為了阻擋不斷透衣而來的溼氣,早早就把便利商店買的雨衣穿上。這件雨衣在下山時,到處都是被樹枝勾破的痕跡,但它很稱職地幫我阻擋了低樹叢的露水,和不斷擦身而過想在我身上留點水份的樹枝。



保阿爾山,第一個錯估的山頭。從魯培山頂,我們開始往下個(有名稱的)山頂前進。中間經過了無數個上上下下,和無數個小樹叢奮戰,來到了某個山頂,標高大概是1650公尺左右。我們以為它就是1653峰了,開心地在休息片刻後,朝著下個山頭前進。結果,在又經過一小時的無止盡上下坡循迴後,我們竟然在某個山頂上看到保阿爾山的基點和標示!每個人的臉都綠了。這表示我們錯估了我們行進的速度,也意味著我們很難在天黑前順利下山,甚至能不能安全的下山都是個大問號。

這時,大家也開始邊走邊想著其他的退路。比較保險的方式是,今天就不上北插天山了(反正時間上一定來不及),我們努力地走完緃走,然後沿著之前走過的北插天山登山路線走回第二登山口。不過這想法,在爬完1689峰後,被推翻了。因為1689峰難爬的程度,讓一群在連續走了八九個小時的一群人嚇到了。

1689峰堪稱我爬山以來,最難爬的一座山。因為,它有180度直上的路線,而且有三處。這三處都有不知道綁了多久的繩子可以抓,但就繩子而已,腳下幾乎沒有施力點,完全要靠雙手的力量讓自己的身體可以上升到下一個高點。或許在天氣好的時候,不是件難事。但是考量到我們已經走了八九個小時,雙腳站直可能都會陡的情況下,還遇到這樣子的路線,這真的是個很大的考驗。考驗的不是體力的續航力,而是求生的意志。除了這三處外,1689峰全是困難地上坡路段,沒有繩子,也沒有明顯的樹幹可以抓,只可以不斷地抓住一大把路旁的樹叢前進。每一步都要很小心,因為失足的話不知道會滾到多遠的山下去。這段路程真的是對求生意志的考驗。

好不容易爬完1689峰,下坡來到第一個撤退點。在這個撤退點有朋友想要就此走回南插天山登山口。不過在大家討論過後,我們還是比較傾向於回程走比較熟悉的北插天山路線。因為今天的行進速度,勢必會走到太陽下山。北插回程雖然要兩個多小時,但畢竟是熟悉的路線,而且相當平緩,即使是打頭燈下山,也沒有難度。

就這樣,大家憑藉意志力,走到了第二個交叉點。這個交叉點可以直接回到木屋遺址,讓我們不用再上升四百公尺,也可以少繞一段北插的路。這次,大家就沒有再堅持什麼了,能夠平安地下山是這時大家心裡共同的想法。如果要再上升四百公尺的話,這段未知的路程,難保不會又遇到難度極高的抓繩路段。再來一次的話,就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順利攀爬。保險起見,大家同意從這個交叉點切入,直接往北插的木屋遺址前進。

這條路前半小時走得很開心,真的有種在下山的感覺,路也還算好走。有種,"啊,我終於走在下山的路上"的感覺。但半小時甜蜜期結束後,發現,怎麼沒有在下降高度,而是一直在繞著山走,還不時有上升的路段。繞著山走就算了,沿路都是很窄的路段,一不小時就會往山谷裡掉。這段路有種慢性折磨的感覺,中間還遇到了土石流的路段,看著上方超大的神木被連根拔起,卡在另外一棵神木旁,讓人不得不讚嘆大自然的力量。即便是活了百年千年的神木,遇上大自然的力量,而只能無奈地被如此結束生命。還有另一個路段是看到一大片的走山。好在山友的路線標示沒有因此被埋掉,讓我們在小心翼翼地走過這路段後,還能再回到正確的路線上。

走不完的腰遶路線,走到大家開始質疑究竟是不是走錯路線,天色也開始暗了下來。終於!就在天完全暗下來的前一刻,我們走到了木屋遺址!每個人都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爬山,最開心的不是登頂的那一剎那,而是確定自己可以平安地回家的那一刻。這時,已經是下午的5點20分左右了。

雖然接下來我們還要走兩三個小時才能回到登山口,雖然接下來的路線都得開燈摸黑前進,但每個人的心情是輕鬆的,因為我們不再是在無知的山中前進。

大約是晚上8點左右回到第二登山口,大家整理一下裝備,回到南插天山入山口取回另一台車,然後再開車回家。回到家時,已經是十點多的事了。

今天登山的心得:活著真好,待在家裡不用風吹雨淋,有飯吃有暖氣吹,真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

人啊,就是要折磨過自己才能體會到,平凡地活著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ps. 小插曲:下山時,順道載朋友去小烏來派出所跟警察說一聲我們平安下山了。警察順口問了一下我們的路線。當跟他說我們爬的是南北插緃走時,他說是誰批准的,那條路現在已經被禁止了,因為太危險,只能單爬南插天山或是北插。這或許能說明為什麼沿路路標那麼少,幾乎只能靠登山社團在樹上標的帶子前進,而且路都已經被樹叢佔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